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菲律賓《世界日報》四度發文為中國民間詩人搖旗吶喊

核心提示: 現任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、菲律賓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、馬尼拉人文講壇執行長、菲中友好協會副理事長、菲律賓宋慶齡基金會秘書長、菲律賓中國華東聯誼總會秘書長、中國僑聯第九屆海外委員、安徽省海外交流協會副會長、福建省海外交流協會理事、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顧問等眾多社會職務。

星島環球網消息:中國有不少隱形的民間作家,也有不少寫作奇跡。詩人吳再也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個。打工、平凡、底層、詩歌,一個看似不甚高雅的復雜體,也是一個純真的結晶體。

正是這樣一個在中國大陸主流媒體不顯山不露水的詩人,卻引起了海外輿論的關注。今日,菲律賓《世界日報》第四次發文,指出:反對詩的碎片化的吳再,在寫詩的漫長歷程中終于發現24行詩的曙光,捧出一本令人震撼的大塊頭的《一個人的詩經》。據悉,該書首印基本售罄。

文章作者王勇先生是菲律賓著名華文作家。筆名蕉椰、望星海、一俠、永星等。一九六六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,祖籍福建省晉江市安海鎮;一九七八年定居菲律賓馬尼拉。已出版詩集、專欄隨筆集、評論集十三部。經常獲邀出席國際華文學術研討會并宣讀論文,詩作多次獲獎,也多次應邀擔任文學獎評審。現任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、菲律賓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、馬尼拉人文講壇執行長、菲中友好協會副理事長、菲律賓宋慶齡基金會秘書長、菲律賓中國華東聯誼總會秘書長、中國僑聯第九屆海外委員、安徽省海外交流協會副會長、福建省海外交流協會理事、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顧問等眾多社會職務。

QQ圖片20191028115440

全文內容如下:

反碎片化

王勇

詩人吳再兄明言:「盡管信賴短詩,但潛意識裏,我也在抵抗格言化的寫作,詩歌與碎片化的哲理箴言不能混為一談。」這點我極為認同,即格言、哲理箴言不等同于短詩。

近些年,我致力于碎片化的6行、50字內的「閃小詩」創作,與反對碎片化、致力探索24行、210字「格律新詩」的吳再兄的詩想,既有矛盾點又有統一面。

為何有矛盾點而我倆卻又惺惺相惜呢 ? 應該是我們同樣擁有詩寫自信、文化自信。我寫閃小詩、截句這種網絡時代的極簡文化表徵:碎片化文字。但絕不會寫成格言或哲理箴言。

50字內的微型詩,迴旋空間極其有限,許多詩人奉行能簡則簡的精簡原則,追求詩的瘦身主義,結果瘦出厭食癥,即失去詩意、沒有意象的格言「詩」。

吳再兄還有一個觀點,我也深以為然:「文學史上,卓越的詩人常常自覺修煉出一種非我莫屬的創意文體,每一個成熟的詩人都有他癡迷和拿手的寫作套路。我認為,有邊界的才是有智慧的。」自認作為一個相對成熟但并不卓越的寫詩之人,必須具備追求成為卓越詩人的理想與目標,猶若不想當將軍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一樣,要有自我期許、自我圓夢 !

我在文學碎片化的時代堅持書寫碎片化的閃小詩、截句,推廣六百字內的閃小說,基于一種情懷,一種應世普及詩創作的宏大愿景,尤其在東南亞華文詩壇,這種精短小詩已然生長成最堅實的詩的基因。

反對詩的碎片化的吳再兄,在寫詩的漫長歷程中終于發現24行詩的曙光,捧出一本大塊頭的《一個人的詩經》,與我的碎片化的閃小詩,又會碰撞出什么火花呢 ? 劍客相遇,拔劍相向 ;  詩人相逢,彼此獻詩 ;  這是武夫與儒者的不同。我的詩與吳再兄的詩相逢,不會有拔劍的險危,只有互見詩心的愉悅 !

附注:“吳再體 24 行詩”的文體標準:正文 24 行,可自由分行組合,目前以四小段、每段六行為主;每首一律 210 字,含標題、標點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,以電腦工具欄統計為準;押韻無要求。

QQ圖片20191028115502

QQ圖片20191028115504

提前开奖漏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