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菲律賓《世界日報》:叩問心靈

核心提示: 詩人吳再認為,寫詩就要寫自己喜歡的、關注的、深刻的或憧憬的。首先是從內心流淌到筆尖,第一步感動自己,才有可能打動他人,甚至產生共鳴,質疑或分歧。事實上吳再的新書《一個人的詩經》涉獵廣泛:寫季節,寫故鄉,寫親情,寫思念,寫自然之美,寫歷史反思……一切一切,都可以融化為詩歌的一部分,用美的形式呈現出來。

星島環球網消息:詩人吳再認為,寫詩就要寫自己喜歡的、關注的、深刻的或憧憬的。首先是從內心流淌到筆尖,第一步感動自己,才有可能打動他人,甚至產生共鳴,質疑或分歧。事實上吳再的新書《一個人的詩經》涉獵廣泛:寫季節,寫故鄉,寫親情,寫思念,寫自然之美,寫歷史反思……一切一切,都可以融化為詩歌的一部分,用美的形式呈現出來。

今日,菲律賓《世界日報》第三次發表文章,對中國詩人吳再在詩歌革新上的勇氣給予充分肯定,指出:吳再兄《一個人的詩經》猶如一個人的武林,若要從一個人的武林進入眾生的江湖,這中間的歷程,將又是怎樣的「刀山火海」 ? 確有必要引起詩人們的省思與叩問。

文章作者王勇先生是菲律賓著名華文作家。筆名蕉椰、望星海、一俠、永星等。一九六六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,祖籍福建省晉江市安海鎮;一九七八年定居菲律賓馬尼拉。已出版詩集、專欄隨筆集、評論集十三部。經常獲邀出席國際華文學術研討會并宣讀論文,詩作多次獲獎,也多次應邀擔任文學獎評審。現任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、菲律賓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、馬尼拉人文講壇執行長、菲中友好協會副理事長、菲律賓宋慶齡基金會秘書長、菲律賓中國華東聯誼總會秘書長、中國僑聯第九屆海外委員、安徽省海外交流協會副會長、福建省海外交流協會理事、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顧問等眾多社會職務。

微信圖片_20191025112909

全文內容如下:

叩問心靈

王勇

「互聯網+」的時代,自媒體盛行,連帶的使冷門的現代詩也活絡起來。尤其是在網絡虛擬空間,簡直可用排山倒海的詩浪潮來形容,讀不完的詩歌公眾號、讀不盡的詩友間的轉發分享。詩人,從來沒有這樣活在「自嗨」的時空過。

為什么我會用「自嗨」來表達詩人的神態呢 ? 沒有取笑、自嘲的成份,只是發現在海量的網絡詩作中,詩人們的轉發分享一不留神就被淹沒,倒底有幾個人真正留心在讀你的詩 ? 回歸理性、回歸詩人的自覺:「我們究竟要寫什么樣的詩 ? 要表達什么樣的精神與思想 ? 」因此,當我接觸詩人吳再兄總結自身詩歌理念的詩集《一個人的詩經》,感到好奇 ! 他理直氣壯地倡導24行、210字的「格律新詩」,不得不為他鼓掌助威 !

吳再兄認為,「漢族的詩歌文化,總體說來,不支撐長詩的寫作。像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那種長度,已經是罕見的例外。古典詩學的核心觀念是:弦外之音,不著一字盡得風流。寫得太長,在審美上,就是一種忌諱。詩人臧棣有一個看法,按古體和漢語的文字之間的關系,傳統的詩,除非特例,超過一定的行數的話,會在視覺上造成一種疲憊。」「自由詩的出現,以解放語言為名,以白話文為武器,釋放了漢語的張揚性。在體例和語感上,解決了長詩寫作的形式前提。但是,太長,或者太短,都會引起寫作的畸形發展。」

太長是多長、太短又是多短 ? 詩寫的難度其實不在于長短,而在內涵與技巧的缺一不可。沒有內涵、光有技巧便成淺入深出,沒有技巧、光有內涵又變成了散文的分行。詩,真是一個不易掌握的精靈,更是一個多變的萬花筒,置身其間的詩人們,既要做到能與精靈對話,又要做到覷破萬花筒繁華表象的本質,抵達詩與魂無縫對接的心靈原鄉。

吳再兄《一個人的詩經》猶如一個人的武林,若要從一個人的武林進入眾生的江湖,這中間的歷程,將又是怎樣的「刀山火海」 ? 確有必要引起詩人們的省思與叩問。

附注:“吳再體 24 行詩”的文體標準:正文 24 行,可自由分行組合,目前以四小段、每段六行為主;每首一律 210 字,含標題、標點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,以電腦工具欄統計為準;押韻無要求。

微信圖片_20191025112906

微信圖片_20191025113016

提前开奖漏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