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菲律賓作家再次撰文,為中國詩人吳再“豪氣沖天”叫好

核心提示: 在一個物欲橫流的時代,發現一首好詩,挖掘一個杰出詩人,或許要比在鬧市區找到一個停車位要難得多。難怪,北京青年作家張希墨由衷感嘆:“這個世道遠遠還沒學會怎樣認出一個天才,尊重一個天才,珍惜一個天才。——后之來者有福了,他們或生活在天才閃耀的時代。”

星島環球網消息:在一個物欲橫流的時代,發現一首好詩,挖掘一個杰出詩人,或許要比在鬧市區找到一個停車位要難得多。難怪,北京青年作家張希墨由衷感嘆:“這個世道遠遠還沒學會怎樣認出一個天才,尊重一個天才,珍惜一個天才。——后之來者有福了,他們或生活在天才閃耀的時代。”

詩人吳再作為中國隱藏民間的實力派作家,有著深度敘事、寬度抒情的意蘊,他的新書《一個人的詩經》即為明證。作者在獨樹一幟的詩歌創新中,冷靜地看到信仰的“空心化”和沉淪的鄉愁,塑造了具有悲劇英雄情結的鄉村守望者。作者作為草根作家,還有著天馬行空、想象奇異的漢語描述能力。作為跨界作家,吳再又能在恪守傳統的同時,將先鋒品質鑄于其中。

詩人吳再通過2400首24行詩對文學、哲學、閱讀、寫作、愛情、家庭、平等、金錢、時間、自由、生命、祖國、地球等諸多主題的思考,引起了海外文學界的持續關注。繼前段日子以“格律新詩”對吳再文體探索給予定位點贊之外,今日,菲律賓著名作家王勇再次撰文,稱贊詩人吳再在前人的基礎上以再創造的勇氣,開創24行、210字的格律新詩寫作,并推出厚重的巨著來為自己代言,這份文化自信、詩寫自信,已然豪氣沖天 !

文章作者王勇先生是菲律賓著名華文作家。筆名蕉椰、望星海、一俠、永星等。一九六六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,祖籍福建省晉江市安海鎮;一九七八年定居菲律賓馬尼拉。已出版詩集、專欄隨筆集、評論集十三部。經常獲邀出席國際華文學術研討會并宣讀論文,詩作多次獲獎,也多次應邀擔任文學獎評審。現任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、菲律賓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、馬尼拉人文講壇執行長、菲中友好協會副理事長、菲律賓宋慶齡基金會秘書長、菲律賓中國華東聯誼總會秘書長、中國僑聯第九屆海外委員、安徽省海外交流協會副會長、福建省海外交流協會理事、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顧問等眾多社會職務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8133906

全文內容如下:

椰岸詩明

王勇

詩人、資深編輯家吳再兄在《愈規矩,愈恒久一一兼談<一個人的詩經>寫作背景》文中指出,「按年輕時的理解,長詩就是史詩,一些詩人意欲名垂青史,非長不寫,而史詩寫作又佈滿神話(贊歌)寫作的陰影,根本就不符合現代的認識。而且,現代生活的節奏飛快,除了特別有閑的人,誰還有精力有耐心去讀長詩。」「長詩和短詩的爭論,是一個永遠都不會有答案的問題。我們必須面對這樣的質疑:一首詩到底應該可以多長?一首詩又應該可以多短?」「詩歌史的慣性是,一個詩人要想在其中立足,必須寫出有分量的長詩。我們可以反思,這是一種很荒謬的標準。」

就我個人認為,現代詩最理想的書寫行數是在十二至二十五行之間,太短無法施展而太長又易于失控。而這個行數,正好在吳再的24行詩范圍內。可我目前正在探索與致力閃小詩與截句的創作和推廣,所以便不再花費心思于中長詩的書寫,待階段性任務告一段落,再作他想。

吳再兄的24行格律新詩,以流暢的文句書寫詩意的情懷。為什么非要24行 ? 各種解釋都是多餘,有個性的詩人才會想到要獨創一種詩風,成敗試了再說。也許有人會認為,現代詩已形成長短、字數不拘的自由體寫作,詩人們何必自招麻煩、標新立異、想方設法去創作什么新樣式呢 ? 然而,一馬平川從來就被「敢為天下創」的詩人所摒棄,他們既不滿足現有的書寫形式、又對不同的新奇的樣式抱著探索的追求,或許會碰壁、或許會走彎路、或許柳暗花明、或許別有洞天 ?

吳再兄在前人的基礎上以再創造的勇氣,開創24行、210字的格律新詩寫作,并推出厚重的巨著來為自己代言,這份文化自信、詩寫自信,已然豪氣沖天 !  我在岷灣椰岸倡寫閃小詩,與吳再兄遙相呼應詩的再造、詩的自信、詩人的自信 !

附注:“吳再體 24 行詩”的文體標準:正文 24 行,可自由分行組合,目前以四小段、每段六行為主;每首一律 210 字,含標題、標點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,以電腦工具欄統計為準;押韻無要求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8133911

提前开奖漏洞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图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 北京pk10软件必赢客 北京快三官方开奖 同花顺网上开通创业板 福建体彩31选7官方网 山东十一选五 黑龙省体育彩票11选5 股票指数涨有什么用自己的股票不一定涨 最近股市大盘走势 福建福彩网11选5走势图 内蒙古期货股票配资 甘肃快三今天走势图今 广东快乐10分钟助手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